您的位置:主頁 > 公司動態 > 行業動態 > 行業動態

美國加征關稅對棉價影響的疏理

完全超出理性預期,短期內恐慌情緒發酵加之部分做多資金被強制平倉,一系列踩踏使得棉價一跌再跌,悲觀情緒蔓延,直到有消息稱特朗普稱暫未考慮對剩余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,在美棉止跌下鄭棉才找到一點支撐。

  目前中美貿易戰的走向緊密牽動著棉價,在此我們先梳理一下美國加征關稅對我國棉市實際影響究竟有多大。首先,我國無疑是全球最大的紡織品服裝生產和出口國,2018年我國國內紡織品服裝零售額2000億美元,紡織品服裝進口總額262億美元,紡織品出口2767億美元,其中棉質紡織品及服裝出口占紡織品及服裝總出口的30.33%。接下來看一下美國對中國加稅清單,第一次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的500億(1300多項)加稅清單,其中幾乎不含紡織服裝,影響不大,但從2018年7月10日公布的2000億美元清單,開始涉及紡織服裝,于2018年9月24日10%關稅生效。2018年美國進口中國的紡織服裝大概在450億美元所有,占我國紡織服裝總出口的16%,2000億清單中涉及了約40億美元的紡織服裝,大約占美國總進口的9%,總體來說,一是因為涉及金額較小,二是因為關稅加征10%,在人民幣貶值的情況下對我國棉紡的影響也較小。

  但自從2019年5月6日特朗普對中美談判態度陡然轉向后,徹底打破了市場對我國棉紡業的樂觀預期。首先是2019年5月10日中午12點發布的對上述2000多億美金的中國商品將關稅從10%提高至25%,這一舉本身對我國棉花影響仍處于可控范圍,但是中美貿易戰的打響使中國進口美棉的預期落空,加上裝運落后以及USDA最新發布的報告中指出美國下年度增產預期嚴重,美棉進入狂跌模式。從實際來看,美國出口我國的棉花大約在25萬噸左右,占美棉總產量較小,這部分美棉也可以通過出口到其他國家消化。美棉占我國進口棉比重在13%左右,經過去年的實踐,美棉進口的缺口完全可以通過巴西棉、澳棉補足,對我國棉花供給影響不大。

  開始使棉市恐慌的是對接下來3250億清單是否加征關稅而不安,因為這其中覆蓋了剩下410億美金(91%)的美國進口中國紡織服裝,如果這一部分需求消失了,中國紡織業生存狀況如何?一念之下的恐慌形成踩踏,但冷靜下來,也許情況并沒有那么糟糕。我國棉花消費大約在850萬噸左右,全部紡織服裝出口用棉量約490萬噸,占總消費的58%,出口到美國的全部用棉量大約在80萬噸左右,占總消費的9%左右,考慮到最壞情況,如果3250億清單真的實施關稅,80萬噸的棉花消費全部沒了,確實會對我國棉紡業造成一定影響,但是美國對紡織服裝的需求依然存在,很可能大部分轉向東南亞,但是東南亞目前的生產品質和產業承載力無法承擔如此規模的需求。短期內由于需求激增,東南亞國家的紡織品大概率會出現一定的升水,那么對于美國以外其他地區,中國紡織品的優勢依然存在甚至更優,也就是說美國并沒有不進口紡織品服裝,只是全球的貿易路徑會發生變化,從直接變成了間接,美國的需求仍在。長期來看,加征關稅會加速產業往東南亞的轉移進程,我國的棉紡產業面臨轉型升級的挑戰。

  總體來看,中美貿易加征關稅對棉紡影響短期來看還是處于可控范圍內,更多是加速我國棉紡的轉型升級,再次尋找比較優勢,而市場更深層次的恐慌是來自于對中美貿易戰持續惡化下,對我國乃至全球經濟發展增速、消費預期的悲觀,經濟減緩帶來的失業等諸多問題,使市場被悲觀情緒籠罩,目前市場的主要關注點集中在3250億清單是否加征關稅和6月的G20峰會。5月14-15日特朗普態度有所緩和,表示暫未考慮對剩余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,且其對中美貿易達成協議樂觀,使得市場得以暫時喘息,美棉出現企穩跡象,預期鄭棉短期或跟隨美棉企穩,在中美貿易不再進一步惡化的前提下,或出現市場所期待的基本面修復行情。